遭父母虐打,被騙光積蓄,子宮動過兩次手術,姊弟戀拯救了她如今她高調復出,網友都沸騰了!

Kellwin     2018-02-15     檢舉

最近,我們的童年回憶「鬆鬆姐姐」陳松伶高調復出,除了重回TVB接拍電視劇《全職沒女》:

還跟老公張鐸一起參加夫妻真人秀《魯豫的禮物》:

補位《跨界歌王》,再戰歌壇。

多年不見,鬆鬆姐姐沒怎麼變,十年前她北上發展遇到哈爾濱小夥子張鐸,姊弟戀相差八九歲,當時看好的人不多,兩人竟也恩恩愛愛走到了今天。

——子宮動過兩次大手術——

2011年結婚不久,香港記者就問陳松伶,兩人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,鬆鬆說,盡快,老公是獨生子,長輩會給壓力。

可哪裡會這麼順遂。鬆鬆一生多磨難,在25歲及35歲的時候,子宮動過兩次手術,摘除網球大的子宮腫瘤,再加上多年熬夜工作,身體零件老化,生育對她而言,比一般人都要難。

鬆鬆接受香港電視節目《星級會客室》採訪時說:「結婚頭兩年,我們有計劃過,但並不容易,受年齡所限,我們只能隨緣。」

這幾年,每次被親友追問「造人大計」,她都啞口無言,幸得老公為她擋駕。

現 在,有記者問張鐸,他還要不要孩子,他這樣說:「我和松伶是丁克一族,我們不想要小孩。她有非常好的教育觀念,我一度覺得她最適合的職業是幼兒園教師。不 過我和松伶說了,我們只要身體好就不需要養兒防老,我希望我們每一天都是開心的。她是一個適合教育小孩的人,但並不代表她就應該要有一個孩子去教育。」

說得漂亮,如果這是兩夫妻主動做的決定,我要為他們勇敢的選擇而鼓掌。

不是的話,那就恭喜鬆鬆姐姐找了傳說中的「絕世好老公」。

伊能靜為什麼要在47歲高齡,冒著風險懷二胎,就因為秦先生是獨子,她說,想讓秦先生嘗嘗當父親的滋味。

這是愛。

張鐸宣布當丁克,而且是鐵丁,這也是愛。

《魯豫的禮物》,張鐸與陳松伶這一對話題性最強,可能我們都沒有料到,低調的張鐸會是「霸道總裁范」。

他強勢,大男人,聰明,沉穩,在這段相差九歲的姊弟戀裡,沒有絲毫女尊男卑痕跡。

例如:鬆鬆堅持跟他一起搬凳子,她希望兩夫妻一起努力:

張鐸一次又一次拒絕,最後,鬆鬆弄傷手,他忍不住聲調上揚,她眼泛淚光。

張鐸主動道歉,一邊解釋一邊替太太處理傷口。

鏡頭外,他再次強調自己的立場:

又例如:鬆鬆要求他「說真話」,不要把事情都悶在心裡,他總結,自己習慣了對家人報喜不報憂,凡事獨自承擔。

還有,自從陳松伶跟他結婚之後,他就勸女方不要再拍戲,婚後的陳松伶彷彿從鏡頭上消失,在家裡做起了全職太太。

張鐸坦言讓太太從娛樂圈隱退是他的主意,他不願太太受委屈,「拍戲太辛苦了,男人還好,女孩子不行,特別是上了年紀,熬不住,我見不得她吃苦。結了婚,就應該男主外女主內。」

他形容陳松伶是一個「極度純粹而固執,寧願自己背黑鍋也不傷害別人」的人,

激發了他的保護欲,他希望太太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而不是活在別人的流言蜚語裡。

甚至是他自己,他也想了辦法,防止自己出狀況「傷害」太太。

很霸道是嗎?但也很浪漫。

婚後幾年,鬆鬆最大的工作就是陪老公拍戲,幫他安排工作上的事,既是老婆又是半個經紀人。

在張鐸的引領下,兩夫妻用多年的積蓄在上海、北京、香港等地買房,樓價上漲,他們身家也水漲船高,港媒稱,保守估計,他們的物業總值超過3億港元。

沒有了柴米油鹽的壓力,這對夫妻的愛更純粹。

自從拍拖,兩人便定居北京。近日,鬆鬆回TVB拍劇,張鐸秤不離砣,也飛到香港陪伴,看微博就知道,他已經把TVB當成自己「娘家」了。

看看他們在機場的恩愛場面!!!!豪華狗糧派發了!

其實,張鐸與鬆鬆一路走來並不容易,他們比一般夫妻磨合的東西要多,除了年齡,一南一北的地域差異,還有兩人截然不同的成長背景,都讓他們摩擦不斷。

張鐸說:「過日子,上牙碰下牙的矛盾肯定有,我和父母做飯就用一把刀,松伶做飯是七把刀,切肉的、切菜的、切水果、切洋蔥的都要分開,有時候我都分不清,我父母就更分不清了。」

「我去她家也有很多不習慣,比如她家習慣用公筷,我每次都得把自己的筷子先放下,用公筷再去夾菜,這樣一會兒就亂了,但她母親和弟弟都這樣吃飯。我後來就說,你也別難為我了,每次吃飯松伶單給我夾一盤,我就吃我這一盤,我怕到時候夾錯了。」

陳松伶是TVB花旦裡出名的「老好人」,她對誰都客客氣氣,也不會明爭暗鬥,在這段婚姻裡,她也比較包容,張鐸多次在訪問中強調:「我太太在生活上很包容我,為我付出了很多,我們東北人多少有點大男子主義,她不太認同,但也會配合。」

是呀,擁有一個連去旅遊都要帶著電飯煲,惦記著每天早上給丈夫煲粥的女人,張鐸你也是得到了老天爺的眷顧呀!!

——遭「家人」遺棄患上抑鬱——

鬆鬆姐姐是娛樂圈異類,入行三十年完全沒有負面新聞,只在10年前因為與前經紀人兼好姐妹「阿寶」翻臉,鬧出「斷背」疑雲。

2004~2006 年,是陳松伶人生最黑暗的兩年,她被共處20年的閨蜜「阿寶」及「阿Han」趕出家門,身無分文。

她與兩位閨蜜的緣分,要從陳松伶離家出走說起。1986年15歲的陳松伶參加香港歌唱比賽以一曲《零時十分》榮獲冠軍,1987年主演了電影《鬼馬校園》,當時她還是一名中學生。

她不喜歡娛樂圈這個大染缸,卻偏偏意外走紅,父母受經濟壓力所迫,要求女兒退學拍戲養家,陳松伶拒絕,母親多次對她大打出手。當時鬆鬆不明白,為何父母會如此殘忍,傷心欲絕離家出走,這一走就是20年。(陳松伶與媽媽)

為了生存,鬆鬆與TVB簽約,1989年以18歲之齡與黎明出演20集的《天涯歌女》,真是老天爺賞飯吃,劇集一播,她又紅了。就連當時TVB的大老闆「六叔」邵逸夫也對她另眼看待,常常將她帶在身邊,當孫女一樣疼愛。

六叔這種企業家叱吒電視圈多年,什麼風浪沒見過,什麼明星也看過,唯獨喜歡陳松伶這個小女孩,鬆鬆的人品可見一斑。六叔與太太方逸華常叫鬆鬆到家中吃飯,還帶她坐私人飛機到世界各地遊玩。

離家那些年,陳松伶就與兩個閨蜜一起生活。在閨蜜的照顧下,她對金錢沒有任何概念,生活瑣事也一竅不通,入行以來賺到的所有錢都存在阿寶的戶口裡,包括房子都在對方名下。平時出街,她一分錢都沒有,每次都是阿寶給她付賬或者每天給零用錢。

世上有如此親密的友誼,事件本身已足夠令人震驚,而兩位閨蜜生氣的原因,竟是陳松伶的新加坡認識了一個女孩子,並聘請對方為助手,打破了閨蜜之間的平衡,她們覺得地位受威脅。(右邊這個就是新加坡女孩)

還有媒體報導,指陳松伶與該位新加坡女子發展同性戀情,阿寶看了,更是火冒三丈。

當 時,鬆鬆接受資深媒體人查小欣電台採訪說:「為什麼她們不相信我?她們希望我不要和這個朋友在一起,但我真的不是同性戀!我一分錢都沒有,所有都不是用自 己的名字,我沒有要任何錢,她們覺得我要離開,不可以拿任何東西,她們說我們很早之前就已經有了這樣的協議,但是我不記得,反正她們這樣說,我就不要任何 東西。」

其實,三人「同居」了20年,如果兩位閨蜜一開始就心懷不軌,陳松伶也不會盲目信任,更不會在鬧翻的時候淨身出戶。對陳松伶而言,那兩位就是她的家人,多年來照顧她的起居飲食,為她安排工作,讓她安心拍戲,鬆鬆心懷感激。

友誼一夜變質,被「家人」遺棄的痛苦,令陳松伶承受了巨大的壓力,身體也悄悄起變化——子宮內的肌瘤再次復發,在短短一年內長成網球般大小,需要動手術切除,而這也是她第二次切除子宮肌瘤。

陳松伶的運氣不算太差,每次當她遇到困難,總能出現轉機。被趕出家門後,鬆鬆十分徬徨,正巧陳淑芬(張學友、張國榮前經紀人)找她演出《雪狼湖》的世界巡迴表演,不但解決了她的收入問題,還讓她有機會離開傷心地,忘卻前塵往事。

最開心的是,2005年,她在街上重遇親生妹妹,對方過來打招呼,問她:「你還記得我嗎?」陳松伶驚喜萬分,由此與家人重新來往,她又搬回了家裡與父母同住。

當時,她說:「再次見面,我感覺媽媽變了,也明白當年父母的苦衷,沒人會傷害自己的孩子,他們沒有告訴我,家裡經濟壓力太大,必須有人幫忙賺錢,而我剛好有這樣的機會。」

2005~2006年,鬆鬆接了不少工作,只為買一套大房子讓年邁的父母過更舒適的生活,她給首期,她負責供樓,但房子寫父母的名字,她對家人的付出,始終如一。

而她與閨蜜「阿寶」也重歸於好,她說:「以前的事,我全部都忘記了,沒有任何事比一段20年的友誼更重要。」

事 實上,當時的她,除了有子宮肌瘤外,還患上了抑鬱症,要靠吃藥看醫生度日。與家人重聚,與閨蜜和解,帶給她不少歡樂,也令她病情有所緩解,只是2006 年,她在新加坡開演唱會前夕,爸爸突然去世,連父親最後一面都見不到,這個重大打擊令她一度萌生自殺念頭。

來到2007年,上天給陳松伶安排了一個天使,張鐸正式出場。

——她只是想讀書卻陰差陽錯走紅——

還記得陳松伶在18歲那年拍的第一部電視劇《天涯歌女》嗎?第一次拍劇就當女主角,已經夠牛了,還要一炮而紅,那真是行運一條龍呀!

原 來,該劇監製之所以挑中了陳松伶,完全是因為一場家居意外。「那天,我在家裡煲花生雞腳湯,誰知道一拿起來,湯煲的底部就穿了,滾燙的湯導致我的腳一級燙 傷,瓦片還插到了腳上,到現在還有疤痕。為此,我躺了一個月醫院,要睡太空床,非常慘。那時候,監製到醫院看我,可能我躺在病床上的樣子太可憐,監製覺得 跟角色很符合,就決定找我來演。」

當年她因為不想進娛樂圈而離家出走,但兜兜轉轉,她還是要靠拍戲才能完成學業。入行前幾年,她從中學讀到大學,曾跟他合作過7部電視劇的鄭伊健說:「鬆鬆帶著功課到現場拍戲,我們沒日沒夜地拍,她總能找到時間做功課,拿個小板凳,一個人坐在角落,十分用功。」

鬆鬆也回憶,當年鄭伊健很關心她的學業,總是叫她不要再拍戲,既然有能力讀書,就回去上學,但伊健不知道的是,鬆鬆需要賺錢養活自己。她自己沒想到的是,一個單純的賺錢目的,卻讓她的演藝事業走向高峰。(剛入行時僅有的泳衣戲)

也 正因為她入行的時候只是一名中學生,為了保護自己,她堅持不拍接吻戲,「一開始,我抗拒吻戲是因為當時好小,一個高中生拍這種戲總是不太好吧,我不想做一 些跟年齡不符的事。後來長大了,我畢業之後,也有拍過吻戲,但監製對我的守則太深印象,一般也不會給我安排吻戲,哈哈。」(與江華這場吻戲當時上了娛樂頭 條)

記 得,陳松伶與江華合演《金玉滿堂》,有一場鬆鬆更衣沐浴的戲,她答應演出之後,整個TVB都沸騰了。鬆鬆說,當時很多工作人員飛奔到錄影廠觀看,就為了看 她露肩膀。「不拍吻戲」這個原則,曾經在很長時間內,是她身上的一個烙印,意外幫她營造出純情形象。(拍廣告也不穿暴露服裝)

除了演戲,鬆鬆在香港歌壇也有一定成就,中學生能唱什麼?兒歌吧!她竟能唱成「兒歌天后」。

昔日陳松伶灌錄的兒歌《烏卒卒》以及《相聚一刻》唱到街知巷聞,而《天涯歌女》原聲唱片的銷量更高達「六白金」(30萬張),有傳上世紀90年IFPI最佳唱片銷量大獎得主,原本是《天涯歌女》,但最後因為某些潛規則,敗給了「校長」譚詠麟。

命運,是我們在解釋不了的情況下,給自己的一個藉口,但在陳松伶身上,很多事真的只能用「命運」來詮釋。

彷彿上天很喜歡跟她開玩笑,每次送「禮物」給她之前,都先折磨她一番;又或者說,每次當她遭遇厄運,在前方等著她的,永遠都是上天的獎勵。

但願正在看文章的你,也有這種福氣。

歡迎投稿:爆料或者吐槽, 加入我們群組《我要爆料》,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。我們會有專門記者,幫你編輯成為文章,發布到我們網站。

歡迎投稿:爆料或者吐槽, 加入我們群組《我要爆料》,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。我們會有專門記者,幫你編輯成為文章,發布到我們網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