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宋版的「斷匈奴右臂」:拓邊隴右河湟

chinanewsdaily     2018-02-09     檢舉

漢武帝時,為了打擊匈奴,曾經實行了「斷匈奴右臂「的計劃,發兵河西,開疆拓土,打通與西域的通道,漢朝活動空間極大的擴大。一千多年後,北宋也曾經提出過一個類似的戰略,不過這次的打擊對象是西夏。

在西夏建立之前,北宋和西域的貿易還是走原來河西走廊的路線。西夏興起後,隔斷了北宋的陸上交通路線,北宋除了主要進行海上路線之外,還有一部分貿易改由吐谷渾故地的青海道進行。唐朝安史之亂之後,吐蕃趁機侵占隴右河西地區。到唐宣宗大中年間,吐蕃內亂,唐朝收復部分隴右領土;沙洲張議潮起義,收復河西和隴右各地。但是此時的隴右河西地區經過吐蕃近百年的統治,社會和民族構成都經發生了變化,唐朝中央政府對這些地區並沒有很強的管控能力。因此到了唐朝末期,除了除了歸義軍孤懸在外,隴右、河西各地已經為吐蕃和回鶻的大大小小的割據政權所占據。在河湟地區興起了一支由唃廝囉建立的青唐吐蕃勢力。唃廝囉向宋朝稱臣,配合北宋牽制西夏的軍事行動。

治平四年(1067年)正月,宋英宗去世,年輕氣盛的宋神宗即位。「及神宗繼統,材雄氣英,以幽、薊、雲、朔淪於契丹,靈武、河西專於拓跋,交趾、日南制於李氏,不得悉張置官吏,收籍賦役,比於漢、唐之境,猶有未全,深用為恥,遂慨然有征伐、開拓之志。」宋神宗不滿於國家的現狀,開始任用改革派大臣王安石主持變法,同時也決定改變在西北守勢的局面。

王韶(圖片來自百度百科)

神宗熙寧元年(1068年),王韶向朝廷呈上了《平戎策》三篇,針對如何解決西夏問題提出了具體的建議。王韶在《平戎策》中說:「欲取西夏,先復河湟,則夏人有腹背受敵之憂」,主張先收復河湟地區的吐蕃部族,「以絕西夏右臂」。王韶的主張得到宋神宗、王安石等人的賞識,委派王韶到秦鳳路經略安撫司主管機宜文字。此時青唐政權內部混亂,在神宗西北拓邊的大戰略下,」斷西夏右臂「的行動正式展開。王韶在隴右熙河地區進行拓邊。公元 1071年(熙寧四年),王韶招撫了吐蕃俞龍珂部,俞龍珂「率所屬十二萬口內附」,被宋神宗賜名包順,使其永鎮岷州(今甘肅岷縣),遠近大小蕃部紛紛歸附北宋,前後有二十餘萬口。熙寧五年( 1072) ,神宗「詔以古渭寨為通遠軍,以王韶為知軍」 。熙寧六年(1073年)三月,西渡洮水,攻克河州,八月,向南穿越露骨山(今甘肅太子山),挺進洮州,盡逐諸羌。到熙寧六年九月的時候,熙河地區的主要城鎮和交通要道已全部落入北宋之手。此次出兵,收復熙、河、洮、岷、疊、宕六州之地,這也是安史之亂後吐蕃侵占隴右後,中原王朝真正重新控制這一區域。王韶也被北宋朝廷授予左諫議大夫、端明殿學士。元豐四年 (1081年)的五路伐夏雖然沒有成功,但是從熙河路出發的李憲攻取了蘭州,在隴右方向有了一定成果。

在熙河地區的拓邊活動是北宋自初年以來首次向外擴張領土,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瀰漫於北宋的因循苟安的政治空氣。不過這些戰果仍然沒有達到起初解決西夏問題的目標,而且所費錢糧巨大。當初王韶提出的《平戎策》的時候,認為隴右「皆故漢郡縣,土地肥美,宜五種者在焉「,實際情況是經過吐蕃的長期統治後,這個地區的農業基礎已經改變,不能馬上實現屯田的目的,而新取之地的平亂也耗費了北宋的大量精力。元豐八年(1085年)三月,宋神宗駕崩,年僅10歲的宋哲宗繼位,其祖母高太后掌權。高太后反對新法,起用司馬光等人,拓邊政策也隨著新舊兩黨的黨爭而不斷改變。司馬光等人認為之前的一系列作戰耗費巨大而成果元佑元年(1086年),針對西夏的威脅,為避免戰爭,有棄地之議。準備放棄神宗後期攻取的蘭州及陝北五寨之地,但是這一提議在舊黨內部也遭到了強烈反對,最後只將米脂、浮圖、葭蘆、安疆四寨交還西夏。然而結果證明並沒有什麼用,西夏繼續發動進攻。

宋哲宗親政後,起用新黨,又開始了向外拓邊的行動。元符二年(1099年)七月北宋朝廷任命總管王愍為統軍,王贍為副統軍率兵攻取湟水流域,王韶的兒子王厚隨軍出征。王贍作為前鋒,率軍渡過黃河,先攻下隴朱黑城,接著順利攻取邈川。元符二年九月,王贍率兵進入青唐,宋軍徹底占領了河湟地區。北宋朝廷下詔改青唐城為鄯州,邈川(今青海樂都)為湟州,宗哥城為龍支城,廓州(今青海化隆)為寧塞城,命王贍知鄯州,王厚知湟州。北宋的控制範圍已經達到青海湖東岸地區。

王厚(圖片來自百度百科)

然而河湟地區的統治並不穩固,青唐殘部又聯合西夏反撲,宋軍不斷出現傷亡。元符三年(1100年)正月,年僅25歲的宋哲宗駕崩,向太后權同聽政,重新啟用舊黨人士。對外政策也因此而變,朝廷認為河湟之役耗費巨大,且將領貪戀邊功,於是又放棄了河湟之地。所幸殘餘的青唐勢力已經分裂瓦解,不復當年之勢。宋徽宗親政之後,有收復河湟之意,新黨蔡京上台,也希望靠收復河湟提高政治聲望。於是王厚被重新起用,與童貫一同出征河湟。此時王厚已得宋徽宗信任,也與童貫關係處理得很好,這就為此戰的成功提供了保證。

北宋向西開拓的疆土(圖片來自百度百科)

崇寧二年(1103年)六月王厚、童貫於從熙州出發,分兵兩路向湟州進發。一路由知岷州高永年率領,由蘭州、岷州、通遠軍的漢蕃兵馬兩萬人從京玉關進發;一路由王厚、童貫率領主力過黃河直取巴金嶺。王厚率兵攻克巴金城之後,留部將把守沿途要道城池,直趨湟州,與高永年會師湟州城外,激戰三日,占領湟州城。崇寧三年( 1104) ,王厚與童貫率軍發動了鄯廓之役。「甲寅,厚,貫入安兒城。乙卯,引大軍至鄯州,偽龜茲公主青宜結牟及其酋豪李河溫率回紇、於闐、般次諸族大小首領等開門出降,鄯州平。」北宋改鄯州為西寧州,即今天的青海西寧。收復鄯州後,宋軍一路勢如破竹,順勢在幾天內攻破了廓州。在隨後與青唐殘餘勢力的作戰,宋軍乘勝西進,越過青海,最遠曾達到了新疆塔里木盆地的東南邊緣,使得中原到於闐的道路暢通。

從王韶熙河開邊開始,到王厚收復河湟,歷經三朝,「開拓疆境幅員三千餘里,其四至:正北及東南至夏國界,西過青海至龜茲國界,西至盧甘國界,東南至熙、河、蘭、岷州,連接階、成州界」(《續資治通鑑長編》)。雖然沒有達到滅掉西夏的目的,但是西夏的後方此時已經暴露給北宋,處於兩面受敵的境地。而此時占據河湟,建立隴右都護府,也意味著北宋打通了與西域的陸上直接聯繫,從此北宋可以與西域諸國在此直接貿易,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。因此宋徽宗在崇寧二年(1103),就迫不及待地地在湟州置茶馬司,專事賣茶買馬,將茶馬互市場地進一步西移到河湟。後又開榷場、設互市,加強了這一地區同中原地區的經濟聯繫,也促進了北宋和西域各國的貿易。

但曠日持久的戰事也給宋朝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,新舊兩黨的爭鬥也造成很多戰果徒勞無功。王厚的戰功從另一方面成就了蔡京、童貫的政治聲望,宋朝的朝政日益糜爛,國力無法恢復,在收復河湟二十多年之後,金人入侵,北宋滅亡。

宋朝版的「斷匈奴右臂」由於國內所處的情勢不同,沒有達到漢武帝那樣的效果,北宋到最後也沒有嘗到開疆拓土的甜頭,徒留遺憾。

歡迎投稿:爆料或者吐槽, 加入我們群組《我要爆料》,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。我們會有專門記者,幫你編輯成為文章,發布到我們網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