漢奸的下場:李士群被毒死,身體縮小得像只猴子

chinanewsdaily     2018-02-13     檢舉

本文作者馬振犢,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館長、研究館員。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、南京師範大學「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」研究中心、浙江大學「蔣介石與現代中國」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、研究生指導老師。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。季我努學社講座嘉賓。

陸軍,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副研究館員,曾發表民國檔案與民國史論文多篇,參與編輯《日本侵華圖志》。

李士群死時,汪曼雲正在杭州「視察清鄉」,得李死訊後,立即就近去杭州西湖葛嶺半山的梅機關打聽消息。汪正上山的時候,看到萬里浪正泣不成聲踉蹌地下來,汪問他說:「那是真的了?」萬隻是點了點頭,於是轉身跟著汪重又上山。當他倆進了梅機關的客廳後,梅機關的機關長陸軍大尉中島信一出來接見了他們。

梅機關的機關長本是影佐禎昭少將,後來影佐做了汪精衛的最高級軍事顧問,就把梅機關改成軍事顧問部。而汪精衛的最高軍事顧問以一個特務機關的機關長來做,總覺得過於露骨,於是在軍事顧問部之外,仍保存梅機關這樣一個特務組織,另以中島來做機關長,以示這個特務機關與汪精衛的最高軍事顧問並無關係。中島當時只是一個大尉,但資格卻是很老。他和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的板垣征四郎是日本陸大的同班同學,有後台可恃。他曾參與刺殺日本首相犬養毅的事件,因此被削奪了軍職,直到侵華戰爭,才重被起用。

影佐禎昭少將

汪曼雲一見中島便問:「是真的?」「不錯!」「究竟中什麼毒死的?」「他是中了阿米巴菌的毒,真是慚愧!」

中島進一步解釋說:「這阿米巴菌是以患霍亂的老鼠拉出來的尿培養出來的細菌,只要你吃進一個,一分鐘就培植一倍,在培植期間既無徵象,也無絲毫異樣的感覺,直到三十六小時後,培植已到了一個飽和點,便突然爆發,上吐下瀉,完全是一種霍亂症狀。到了這步境地,已是無法挽救。因為細菌在人體內專起破壞白細胞的作用,使人體內部的水分,通過吐瀉排泄殆盡,所以死後的屍體往往縮小得會像猴子那麼大。」接著又提出了他的想法:「不過我覺得很奇怪,李閣下怎會中這毒?因為這種東西,只有日本有,在日本先後發生過這案子十八起,可是沒有一起救活的。」言下對李也會吞下這種病毒,頗有莫測高深之感。

接著中島似有所感地問汪:「你看現在最要緊的問題是什麼?」汪說:「莫如特工總部與江蘇省政府商討李死後的繼承人問題,這是馬上就應做出決定的。」中島聽了連連表示贊同。

葉吉卿

因時已晚,汪與萬告辭出來。翌晨,萬里浪便急急忙忙離開杭州去蘇州,汪曼雲因需參加安徽省在南京召開的關於蕪湖地區的「清鄉」會議,便匆匆回寧。到南京後胃病大發住院,所以李士群入殮儀式汪曼雲也沒有去參加。

葉吉卿為給李士群討個「生榮死哀」的說法,與其親信商量後,決定派馬嘯天到南京去,向汪精衛提出四個要求:

一、要為李士群舉行「國葬」;

二、汪精衛派代表致祭;

三、汪給一件紀念品殉葬;

四、要汪題墓碑。

汪精衛對此除國葬一項推說是經偽中央政治會議決議改為「公葬」外,其他三事全部照辦,特派行政院秘書長陳春圃帶了偽中政會的決議代表汪精衛,在李士群大殮的前一天,在馬嘯天陪同下到蘇州致祭,所給紀念品是一方田黃圖章作為陪葬,又送來5萬元治喪費,汪還特地題寫了「李士群先生之墓汪兆銘題」的墓碑,並親筆寫了祭文,稱李士群「才足以濟世,而天不永其年……嗚呼哀哉,伏維尚饗」!

汪精衛

雖然李士群的屍體已縮得像猴子一般大小,可還是用了一口碩大的楠木棺材成殮。李本人雖死,但偽江蘇省政府還在其親信秘書長黃敬齋的控制下,不惜花費巨資為其厚葬,極盡鋪張之能事。李生前的親信嘍囉以及各地的大小漢奸,當地的日軍師團長小林、江蘇聯絡部長金子,以及蘇州的憲兵隊長等也都來做弔客。

李士群入殮後即「移靈」上海,當出喪行列路過南京路國際飯店時,李士群的老部下、76號行動總隊長林之江,帶了十幾個人攔住了李的棺材,不讓通過,說是他替李士群掙了許多錢,非要葉吉卿出來表個態,後來經人苦苦勸說一番才作罷,這使「大出殯」出了洋相。

李士群被葬於上海虹橋萬國公墓。

歡迎投稿:爆料或者吐槽, 加入我們群組《我要爆料》,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。我們會有專門記者,幫你編輯成為文章,發布到我們網站。